【范例贴】【长篇】谍海暗影 第6章

2013-11-28 回复数:1 点击数:2149

--------------------------------------------------------

第1至5章链接 - http://1db.com.my/forum/view/id/2637.html

--------------------------------------------------------

=====================

第六章     狼穴智斗

=====================

  此言一出,着实让大厅里的一个人惊骇不已,吴新廷脑袋如同被重击了一下,大腿的肌肉一阵痉挛,双腿一软,差点跪了下来,他万万没想到眼前这个和蔼的前辈竟然是对岸大陆的间谍,心里的慌乱让他一时不知所措。


  “难得胡小姐把我的底细打探的这么详细,不过,胡小姐收集的情资还不够准确,说我从没失过手,目前来讲这点不正确。”杨文丰知道自己的身份已经暴露,干脆爽快的认可了他的身份。


  胡丽蓉没想到刚才还百般狡赖的杨文丰这会却没作任何狡辩就承认了,她早已对眼前这个传奇特工憧憬已久,他的话激起了她的好奇心,她尽量压制自己澎湃的心跳:“哦?是吗?现在有的是时间,不妨说来听听。”


  “三年前……”杨文丰眼里闪出熠熠光彩。


  “我去非洲追剿象牙走私集团的首脑,却被当做猎物被该集团首脑雇佣的30个赏金猎人猎杀,虽然在茫茫非洲草原上几经生死,但也成功逃生;两年前,为了捣毁基地组织的毒品加工厂,我只身潜入战火纷飞的阿富汗金新月山区执行任务,结果身份暴露,被两百基地恐怖分子和当地部落武装围剿,我却安然脱险;一年前,我前往英国执行‘猛禽坠落计划’时被中情局特工发现行踪,全欧洲的中情局特工都接到暗杀令,在中情局特工的追杀下,我在欧洲各国逃亡,但最终还是完成了任务……”


  杨文丰的叙述让胡丽蓉听得心潮澎湃,这些事件她早有耳闻,而从他嘴里娓娓道来使得这些名噪一时的事件更加惊心动魄。他们之间虽然是敌对的双方,她却一直把他当做自己一个超越的目标。


  “以前无论面临怎样的险境,我都没做过别人的阶下囚,如今我这个神奇特工现在的下场,这还不算失手吗?”


  杨文丰低下高昂着的头,一脸的沮丧。


  胡丽蓉平静的面容下难掩暗自得意的窃喜,要是逮住了对岸的王牌特工,不但会嘉奖高升,而且会在谍报界扬名立万,想到这,她有些飘飘然了。


  “胡小姐,我有个疑问还请你释疑。”杨文丰淡定的表情中又有几分执着。


  “你尽管问,我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胡丽蓉对他在这种状况下还能保持这份执着的气度敬佩不已,她也显得非常坦诚。


  “你是怎么知道我的身份?据我所知,在你们的档案里,我的身份应该还是个谜,可刚才你却一语道破我的身份,这究竟是为什么?”


  “不错,之前对岸新生代的头牌特工的真实身份一直是我们各情治单位迫切想获知的,关于你的情资各单位有的都是些只言片语,对你的身份知之甚少。但是,再狡猾的狐狸终会有露出尾巴的一天,这些年你太活跃了,出尽风头也太招眼了,你刚才也说了,一年前你在英国的那次任务让中情局颜面尽失,但作为世界头号谍报机构,中情局在那次行动中并非一无所获……”


  杨文丰隐约感觉到事态变得越发复杂了。


  “的确如此。他们要是一无所获,我还觉得奇怪呢。”杨文丰说的倒是实话,那次任务让他一想起就有些后怕,能在中情局布下的天罗地网下逃生本就是个奇迹,要说中情局在那次行动中一无所获他都觉得不可思议,“一年前的行动和今天胡小姐查证我的身份有关联吗?”


  “当然有!中情局在那次行动中获得了一件重要的物证——你的一枚残缺不全的指纹。”


  “这么说胡小姐采集到了我的指纹?这、这不可能呀?”杨文丰有些诧异。


  “不奇怪呀,你刚才不是在电梯按钮上按压过吗?”


  “等等!”杨文丰打断道,“关于指纹我还有些疑问,我在电梯按钮上留下了指纹是没错,可我都及时擦拭了。”


  “就是在你按下电梯按钮时有个不经意的小动作才引起我的注意,你用食指按下按钮后,却用中指的边沿抹去了食指的指纹,你要真是基地的工程技师,大可不必多此一举吧?”胡丽蓉得意的一笑,“你万万没想到的是,电梯按钮其实就是指纹采集器,只要你按在上面,它就会自行录入,你再谨慎都没用的。”


  “原来如此。”杨文丰颇感意外,“是啊,只要把我的指纹和真正的卢迎林的指纹一对比,就知道我是假的。”


  “可在我们的档案里根本没有你的任何情资信息,于是我把你的指纹和相片发给中情局驻台北的情报官麦伦培少校,麦伦培少校的确是个尽职的情报官,与某些人大不同……”胡丽蓉有意瞟了一眼远处的那个美国情报官,“麦伦培少校立刻把情资传回中情局总部,中情局不愧为世界头号谍报机构,他们的专家在计算机的辅助下,短短十分钟就分析出了结果,专家一致认定我采集到的指纹与一年前他们得到的那枚残缺不全的指纹完全吻合,在我提供的高清数码相片的进一步佐证下,你这个大陆第二号特工的身份自然而然的大白于天下。”


  “想不到你们与中情局的合作这么密切,看来我这次栽在你们手里不是偶然,而是必然。”


  “这个结果对于我们和中情局都很意外,没想到随便捉条鱼,不但是条大鱼,而且是条超重量级的鱼。”胡丽蓉毫不掩饰脸上的得意,“中情局那边算得上惊喜万分,麦伦培少校正乘直升机赶过来,据说国安会秘书长拿着总统的手谕火速赶来,企图强行把你带走提审。不过,我们情报局是不会让他们得逞的,我刚接到局长的命令,要我立刻把你转移走。既然是我们得到的果实,就算不能拥有,但至少得先品尝一口。”


  看着胡丽蓉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杨文丰暗自好笑,鹿死谁手现在还不得而知,至少他不甘心束手就擒。


  胶着的对峙被门外贸然闯入的人所打破:“人在哪里?赤匪的间谍在哪里?”


  胡丽蓉脸色突变:“他怎么来了?”说话间,有个人急匆匆的冲了进来,这个人拨开人群挤了进来,他左手插着腰,右手握着手枪,他抹了抹额上细密的汗珠,喘着气说:“啊哈!原来赤匪的间谍竟然是你!”


  “这么晚郑长官不上*床休息,跑到管控中心来做什么?”胡丽蓉脸色有些不大好看。


  “怎么,我到这来还须胡长官恩准不成?”郑长荣一脸的不悦。


  “这我哪敢呀!你可是基地的安全主管,我再怎么着也不过是个副职而已。”


  “你有什么不敢的!”郑长荣一指杨文丰,“你发现谍匪的身份却瞒着我独自上报,什么心思我很清楚,是怕我抢了你的功劳吧!”


  胡丽蓉涨红了脸:“我没这个意思……”


  郑长荣懒得搭理,他用枪口轻点了一下杨文丰,“把武器交出了!”


  杨文丰放下手提箱,掏出藏在肋下的配枪,用拇指和食指叼着枪柄慢慢把枪放在地上。


  “不要耍花招,如果还有赶快拿出来!”


  杨文丰从手腕上摘下手表,他没有放下手表,却用右手的拇指按在手表表冠上边的一个按钮上,郑长荣脸色一变:“要不把手里的东西放下,我可要下令将你就地射杀!”


  “这我可不能听长官的了……”杨文丰毫不示弱的回应道,“我手里的东西可是我的安全保障!”


  郑长荣脸色阴沉:“唬我就拿个像样的东西出来,就这……”杨文丰截口道:“让长官猜个谜,猜猜我带来的两只手提箱里有什么东西?”郑长荣心里一沉,竟有些说不出话来。“我带来的两只手提箱里全是罐装啤酒,不过,罐子里装的不是啤酒,而是高爆炸*药,其中一箱就可以完全摧毁这里,要是两箱都被引爆,整个基地都会灰飞烟灭的!我手里的手表就是引爆器,只要我轻轻按下按钮,大家都得完蛋!”


  一听有炸弹,大厅里一片混乱,特别是那些正襟而坐的女性技术人员,一个个吓得发出高八度的尖叫声相互推搡着夺门而逃。郑长荣见场面如此混乱,他也慌了,赶紧向一旁的胡丽蓉求助:“胡长官……现……现在该怎样?”


  胡丽蓉则显得非常镇定,她立刻下令:“堵住大门,不经允许不得放任何人出去!”


  “保护好詹姆逊先生!”郑长荣不忘补充一句。


  立刻有两组士兵行动了,一组士兵跑到铁门旁,阻挡涌向铁门的人潮;另一组士兵把詹姆逊和两名日本人驾到一边,持枪警戒着。由于逃命的人很多,铁门旁的那组士兵抵挡不住不断前涌的人潮,他们便用枪托、拳脚殴打前面的人群,骚乱不一会便被武力镇压下去了,一群文弱的技术人员被士兵赶到大厅的一角,其中的女性蹲在一起相拥而泣,白花花的像一群待宰的羔羊。


  大厅里噪杂混乱的场面都没法掩盖胡丽蓉的大嗓门:“肃静!肃静!请大家保持镇定!这是只是谍匪的诡计,千万别上当!”然后盯着杨文丰说,“你骗得了他们,可骗不了我。你说的没有一句是真的……”


  “都听我说一句!”杨文丰大声说,“我们都是同文同种的同胞,我不愿伤害你们,为了大家的安全,我和你们的郑长官做笔交易,只要郑长官放我走,我就不引爆炸弹,这是双赢的解决方案,你们要相信郑长官,为了大家和基地的安全,郑长官会仔细斟酌我的这个提议的!”


  那些工程技师一听,一个个神情紧张的看着郑长荣,这些期待着的眼神似一股无形的压力涌向郑长荣,想到谍匪手里还有引发致命后果的“引爆器”更让他心慌发憷。


  “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开枪!”


  郑长荣摇摆不定中表了个态。


  “长官,谍匪太狡猾,根本不值得信任。”胡丽蓉立刻提醒道。


  “胡小姐说的有道理。”杨文丰表示赞同,“大家都是专业人士,别说我们之间是敌对的双方,就算是盟友也没有互信可言,只有现实的利益可以共享,郑长官是个称职的长官,一定不会拿基地的安全印证你的猜想。”


  郑长荣额头上不知不觉中渗满了汗珠,作为基地的安全主管,保证基地的绝对安全丝毫不能打折扣。虽然抓住杨文丰能令他嘉奖高升,但基地要是因人为出了重大安全事故,那可是要掉脑袋的。权衡利弊,他已别无选择,只能作出必要的妥协。


  胡丽蓉见状,力劝道:“郑长官,不要被谍匪的花言巧语所蒙蔽。”


  “胡小姐真是快人快语。不过,请别忘了郑长官的职责所在,有关基地安全的问题最好不要掺杂过多的个人恩怨,这样对解决目前的危机根本没有益处。”杨文丰打了个太极推手,又把话题推到郑长荣身上。“请胡长官注意自己的身份,孰重孰轻我心中有数,用不着把我当幼稚园里的小孩。”


  杨文丰的话果然触动了郑长荣的痛处。


  看着眼前这个白痴被玩弄于股掌之中,胡丽蓉又怄又气,难道眼睁睁看到如此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从自己眼前溜掉不成?放掉杨文丰便如同放虎归山,这样的结果她绝对不甘心!


  不过郑长荣似乎不想给她挑战自己权威的机会,他大声说:“负责安检的是谁?给我站出来!”


  负责安检的那个士官一听,双腿哆嗦着向外迈出两步:“长官,上士……赵……赵志鹏报到。”


  “赵班长,值守失察、安检不严,让谍匪进入一级警备区是什么罪名啊?”郑长荣诡异的表情下暗藏着杀机。


  “长官!”赵志鹏瘫倒在地,“我女儿出生才五个月,我还没见过他,我不想女儿一出生就没了父亲,长官,行行好,我不想死……”


  “胡长官,你的部下你来处置。”郑长荣一脸的冷漠。


  胡丽蓉看着可怜的部下,心中暗暗为他叹惋。


  “尽职的军人应该有责任心,可惜你没有。依据基地的军法律令你应就地正法,看在你有个没见过面的女儿份上,就不要你的性命。但是,作为惩戒,惩罚还是免不了的……”

  说到这里,她举枪向赵志鹏的右膝连开两枪,夺人魂魄的枪声在大厅里回荡着,余音久久才得以散尽……


  “啊……”那些女性技师闭着眼睛、捂着耳朵发出凄厉的喊叫,刚刚回过神的吴新廷一看,一屁股坐在地上,把一肚子想要说的话又收了回去。


  “你这条腿虽然废了,但只要装上义肢还是可以行走的。”胡丽蓉面无表情,“你既然做不了称职的军人,就做个称职的父亲吧。”


  “长官,我……会是个好……父亲的……”


  这是赵志鹏晕厥过去前说的最后一句。


  胡丽蓉双眸炯炯放光,对众士兵训斥道:“从今后,如有人再放弃职守、以身试法,杀无赦!”


  郑长荣一挥手:“把枪都收起来,让他走!”


  杨文丰见自己的计谋得逞,哪敢再逗留片刻,他捡起手枪,高举着右手慢慢的退了出去,大厅里一片寂静,时间在这一刻仿佛被凝结了。刚退到铁门旁,胡丽蓉突然说了句:“前途凶险,杨先生可要多加小心!”


  杨文丰敏锐的感觉到这并不不是她的善意,他苦笑着说:“对胡小姐来说,虽然失去眼前这个机会,但是还会有下一个良机;对我来说,只能是刚脱虎穴,又入狼口。现在的局面胡小姐仍然占据主动的。”


  不甘心失败,准备放手一搏的胡丽蓉被这番话打动了,杨文丰虽然能从眼前脱身,逃出基地却是困难重重,自己以逸待劳,未必不是良策。她虽然不相信杨文丰所说的话,也亲眼所见他未曾携带爆炸物,但不排除基地有内奸与其相互勾结的可能,可这一切苦于没有确凿的证据来证明,如果再被郑长荣抓住了把柄,不知道他又会用什么卑劣的手段来要挟她,想起刚才在小屋里发生的事还让她心悸不已,于公于私她都没有胜算。更何况要不是杨文丰出手相助暴露了自己,也不会像现在陷入险境,此时放了他,或许能弥补心中对他残留的一丝感激。一这么想,她心里平静了许多。


  杨文丰一步步退到电梯旁,进了电梯后,这才长叹了一口气,贴身的内衣早已被汗水浸湿了,看着手里所谓的“引爆器”,他不由得一笑,这不过是块普通的“CITIZEN”BL9000-83E手表,除了计时外可没别的“超强”功能,重新把表戴在手腕上,他在考虑下一步的行动。


1 条回复

沙发
emilyquek 13-03-2014 17:12:46

热门推荐

超有魅力的作者们~~

小妮子   作者:小妮子&...

【范例贴】【长篇】谍海暗影 1-

序,小说转载自凤凰网论坛。作者:大辉有话说这个小...
返回顶部